都说了绝对不能被发现的

谢谢所有产粮的太太,你们都是小天使!

【底特律:變人】RK900的三段戀情(RK900/蓋文,極短篇一發完)

糕渣:

*在人擠人的公車上想到這個故事
*簡介:RK900經歷了三段戀情




ga1.


第一次是一位崔西。粉色短髮的崔西曾經在伊甸園工作,仿生人革命後,她離開伊甸園,找到酒吧女侍的工作,過得比從前自由些,然後她遇見了恰好來到她工作地點的RK900。


高大的RK900無論在人類或仿生人、男男女女間,皆看來是個英俊、帥氣的小伙,粉色的崔西一眼見到他,似乎就下定了決心,便主動和這有禮的最新型號搭訕。


從那天起,RK900就和那粉色的崔西好上,崔西總是歡快活潑的走進警局,或待在外頭的接待處,等著RK900離開他鬧心的搭檔,步伐穩健的走來見她。


崔西腳步輕巧、踩著舞步般的湊近軍用仿生人,她的身材嬌小,整個人都能被對方遮住,她會在RK900出現時大聲點向他打招呼,露出甜甜一笑,周圍的幾個同樣在等待的民眾,都跟著被她的笑容融化,感染上愉悅的氣息。


不曉得是基於什麼原因,RK900一直比起他的原型機康納,顯得「機器」了些,按照他的人類搭檔蓋文所說,就是塊塑膠棒,總是一副冷冰冰的模樣。


但底特律的警員們,和這名看似冷酷的仿生人相處久了,儘管RK900表情通常都一樣,他們也多半感覺得出RK900挺喜歡粉色崔西。


RK900從沒拒絕過崔西的邀約,不再將自己的私人時間全獻給工作,其他同事們偶爾能看見RK900拿著有彩虹與小花的飯盒,吃著他曾說過不必要的食物,一邊擋下想偷食的蓋文。


他會將崔西送的那些小禮物擺在桌上,或者小心翼翼的收進抽屜,時不時的拿出擦拭布,用心的擦拭個許久,確保它們都保持在乾淨良好的狀態。


好幾個人還見過RK900摸著崔西粉色的頭髮,動作溫柔的像在愛撫一朵小花,並在崔西朝她臉紅的笑著時,嘴角泛起淺淺的笑意。


正當警局的大夥忙裡偷閒,開啟幾個賭盤,賭RK900什麼時候會求婚、安排什麼樣的場景、又會穿什麼樣的服裝,以及會不會找蓋文當伴郎的時候,事情就那麼發生了,有如命中注定的無法阻止,一切毀約一旦。


笑起來帶著股天真的仿生人小姑娘,其實也不笨,懂得偽裝,社交技巧高超,沒人懷疑過她,卻終究傻了那麼一回,因為不再願意協助她的老闆套警局關於冰毒的情報,就讓自己給弄死了。


她的屍體在垃圾堆裡被發現,接獲報案通知的警員先是聯絡了蓋文,「我們該叫RK900來嗎?」緹娜有些不安的問,她握著手機的手顫動,粉色的崔西也和她認識,只是現在緹娜已經要認不出化成碎花瓣的仿生人。


蓋文站在雨裡,雙手插在腰間,閃亮亮的警徽從外套掀起的地方露出,「先上報這是謀殺,」警探宣布道,眉頭皺得要夾出條溝,「再看仿生人的案子要派給我,還是安德森那老頭。」


緹娜拿起通訊器,簡單匯報了一下狀況,眼睛仍盯著蹲在地上的蓋文,「我們要通知RK900嗎?」她結束通話,又再低聲問了一次。


「晚點吧,」蓋文站起來,抹了把因為雨水浸濕而垂下來的頭髮,「至少等她好看點的時候。」他說道,手插進外套的口袋,繞過其他鑑識人員,回到空蕩蕩的車上去了。


1.5


晚上的時候蓋文迷迷糊糊,他吞了藥,半夢半醒,好幾具屍體混亂的閃過,他實在睜不太開眼睛,僅能感覺到有人站在他的床邊,宛若午夜的幽魂。


不用幾秒,他認出那個影子屬於誰,「過來吧⋯⋯」他艱難的開口,聲音含糊又沙啞,不過他知道對方聽見了,並慢慢爬上他的床,安靜的躺在空著的那側。


雨水敲在小公寓的窗戶,滴滴答答,包圍著整個寧靜的空間,「他們會捉到那些混蛋。」過了一會兒,蓋文說道,腦袋昏昏沉沉,眼睛依然閉著。


在他旁邊的RK900沒有回答,只是緊緊攥著人類溫暖的手。


2.


當崔西的屍體已經化為底特律塵土的一部分,歷經好一陣子的傷痛期,RK900在某項特殊任務中,認識了特警隊的隊員。


年輕的隊員充滿自信,舉手投足間散發陽光的氣息,他年輕、有活力,內心不免有些自大,實力卻不容質疑,他年紀輕輕便爬上特警隊不可或缺的位置,幾乎僅次於正副隊長般的重要。


RK900剛被發派過去提供支援,年輕人一開始不以為然,之後見識到仿生人的實力,還給救了那麼幾回,他的態度改變不少,和RK900合作得十分順利。


他們被其他隊員稱為最好的搭檔,經手的任務沒有失敗,罪犯無一逃過他們的追捕,人質均安,任務全部完美的完成,還交了幾份漂亮的報告,讓小隊員笑呵呵的獲得獎賞。


在那些閒談與酒水交錯的時候,隊員們對著彼此大笑呼喊,小隊員總會坐到RK900身邊,親暱的摟著他的肩膀,「這是我的好兄弟和搭檔!」他向眾人舉起酒杯,其他人跟著猛灌酒精。RK900自始都是沈默的。


人類是十分複雜的,RK900很清楚這點,一些酒精、笑鬧與疲倦,加上幾絲溫柔,他們可以打破原則,忘記曾經半真半假的玩笑話,宛若相識十多年的情人一樣親密熱情。


這段戀情火熱且刺激,經過一次,接著還有幾個斷斷續續的火花,他們活在槍械與火藥中,每一步都有可能讓自己丟了小命,或失去調節器的運轉能量,因此更能深刻體驗所謂活下來的喜悅。


可它們逝去的也快,好像一場精彩的煙火秀,耀眼而無法忽視,當火花在空中散去,僅剩下稀薄的火藥味,以及逐漸散場離開的人們。


當RK900的任務結束,提著自己輕便的行囊,腳步帶著些急切的步出特警隊休息室,這段短暫的戀情同樣宣告終結,他們沒再聯絡過。


2.5


夜半的辦公室老是瀰漫一股潮濕味,還攪和著咖啡的苦味,RK900刷了卡,不意外看見蓋文待在裡頭,埋在成堆的文件中,這陣子他剛升了副隊長,有一大堆的事務全加在沒有搭檔的人類身上。


RK900回到他積了些灰塵的座位,放下手上的行李袋,像過去那樣轉身,站在蓋文的桌前,他脫下白色的大外套,蓋到睡著的人類身上,拿起冷掉的半杯咖啡,往茶水間走去。


3.


他在一場宴會遇見第三個人。宴會上無數穿著華麗、展現昂貴首飾與財富的人,雕刻家在其中看著有些突兀,人類穿著樸素,不過素色的布料精緻柔軟,摸起來肯定舒適如同裸露。


RK900跟在他所護衛的人身邊,聽對方向幾位未來的資金來源問候,他的眼睛維持著往常的平淡,掩飾自己心裡的無趣,幾年下來,人們談論的話題仍是那麼幾樣,而無新意或深度。


他在這之中和那雕刻家對上眼,雕刻家粗糙的指頭拿著酒杯,眯起的眼角笑起來時帶著細紋,藝術家的姿態放縱但不失儀態,她活像隻馬戲團裡優雅母豹,也像花池裡的一朵紫蓮,躲在綠葉中悠遊。


眼神相交的那一刻,時間彷彿被拉長了好幾倍,一時間有如過了一世紀,他們看見彼此眼裡的相像,就明白到,他們需要的正是對方。


此後RK900和雕刻家生活了一段漫長的時間,山林、樹葉、花草、木頭與海灘,小屋附近沒有滿街電動車,少了繁榮一時的鋼鐵,剩下深夜三兩隻動物的呼聲。


沒有犯罪、血腥、槍械或毒品,他們的生活平平淡淡,海潮聲沖去急躁、雨滴掉落的聲響洗去不安,RK900獲得難得和平的生活。


他看了很多書,聽了他沒機會享受的音樂,指尖撫摸他只在雜誌裡看過的生物,他時常和雕刻家對談,談天說笑,聊過藝術和生死,也有時在夜半的蟲聲中,訴說那些無法刪除的過去。


他們的關係緊密,如同人類所形容的靈魂伴侶,從內心深處理解並接受對方,也因此,一人一機一直保持著某種距離,他們之間只有輕淺的碰觸、輕柔友好的輕吻,以及漫步時肩並肩的牽手。


人類的壽命是短暫的,尤其在不會生病、擁有百年壽命的仿生人面前,人們的生命彷彿夜間的暗花,此生等著一瞬間的綻放,然後消逝在自然中。


RK900陪伴人類走過剩下的生命,在病痛與折磨之際留下,他終究是沈靜的,有如一棵長在山頭邊的老樹,冷靜的看待生與死,對他來說,無論是幾年、幾時、幾分、幾秒的交匯,才是最為貴重的回憶。


「我愛你,就像你愛我那般,這樣就足夠了,」在死神駐足於木頭色的房間,朝床上搖搖欲墜的生命伸手時,面臨終結的人類說道,「回去吧,奈因。」


雕刻家恐怕是RK900活至這麼多年,最了解他的人類,然後當無法抗拒的流逝抵達,讓他相信自己有靈魂的雕刻家鬆開手,吐出最後一口氣。而RK900也就此放下了這名在他藍色靈魂裡駐足過的人類。


4.


那時候蓋文已經離開那個巨大的玻璃屋,來的一間更小的白色牢籠,RK900走進電梯,巨大的金屬門關上,他灰藍色的眼睛看著底特律變小,人與仿生人們的身影小到難以辨別。


溫柔的女聲報出樓層的號碼,他經過走廊,無意間聽見兩個年輕人交談,那個老不死的怎麼還不死一死讓位,他們的笑聲細碎,扎在RK900的耳裡。


他回過頭,望著兩個新進人員,他們沒認出這名曾在底特律警局服役多年的仿生人,嬉鬧著站在電梯口,RK900停頓幾秒,最後繼續前往他的目的地。


打開房門的瞬間,他忽然想起自己經歷過的數段戀情,他愛過他們所有人,卻始終遮不去蓋文為他留下的那塊陰影。


他在那刻著愛情的墓碑旁,挖了土、施了肥,種下最昂貴的種子,他盡心照護,仍舊是徒勞之舉,花從未開過,尚未能冒出嫩芽,它們就被隻野貓踩個粉碎。


他記得蓋文的每一字、每一句。


第一次的時候,蓋文說,別找我這種人,去找個和你一樣漂漂亮亮的仿生人吧!


RK900照做了,他享受浪漫的愛情一段時間,然而那段戀情美好如夢,等夢醒來,碎片逐漸轉變成惡夢,偶爾還會化成玫瑰的尖刺,劃破的手指,流出幾滴血液。


「去找個聰明、和你相似些的菁英。」第二次,蓋文如此提議,RK900還真的碰上了這樣的一個人,可惜激情很快退去,僅殘存一些若有似無餘韻,其他宛若火後的灰燼。


那次蓋文看起來不大開心,「你這傻子,別再找這種混蛋,」他雙手抱胸,好似過去那位囂張高傲的警探,「你就不能找個沈穩點的好人?」


現在RK900再度出現,他坐在床邊的一張椅子上,望著躺在白色被鋪裡的蓋文,「你怎麼還是回來了?」人類用僅剩不多的視力辨認出RK900,第一句話就是滿臉嘲笑,好像他早就料到RK900的造訪,可實際上蓋文什麼也不知道。


他是個傻子,是個混蛋粗人,又是個渴求陪伴的寂寞靈魂,他們都是,可蓋文拒絕往前,將仿生人擱在牆外,卻扒著手不放。


自私、懦弱的人類,在他心裡留下不能抹滅的抓痕,它們劃過仿生人的皮層,穿過機械零件,讓藍色的心臟破了洞,他費盡無數歲月,試著填補、試著遺忘,直到最後發現,它依然在那裡,形成空洞,被一個人類佔據。


「我恨你,」仿生人呢喃著,彎下腰,額頭靠在人類的起伏微弱胸口,手掌蓋在能感受心臟跳動的位置,「我是真的、很恨你。」說完這句話後,他閉上眼睛,久久沒有再開口。



鹿毛-嗜R如命:

梗P2!是旁友发出来的,授权画了一下——
一群900狗子和一只英姿飒爽猫猫,棒棒——
P3是菜鸡鹿毛想吃的梗(。)G900G那种……我吃攻受误差的嘤。

腿超短的柯基:

【搬运】
图源于 tumblr
画手:nyavka-art
画手链接:http://nyavka-art.tumblr.com/

授权见P2
在我怀里吧

腿超短的柯基:

【搬运】
图源于 tumblr
画手:nyavka-art
画手链接:http://nyavka-art.tumblr.com/

授权见P2
牵手

腿超短的柯基:

【搬运】
图源于 tumblr
画手:lusciouswhiteflame
画手链接:http://lusciouswhiteflame.tumblr.com/

授权见P2
打闹和安静

因心从悳:

确认过眼神,是同个配音人。
改图开心👌
梗源p4